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博弈故事

第三百三十九章白龙圣婴

“据说听云庄,有着一处白龙潭,潭内直通南海龙宫!有人说这白龙潭里,有一种异物圣婴鱼,只要机缘巧合就能鱼跃龙门!”有人感慨着看着听云庄方向!

“莫非,这就是听云庄存在的道理?”有人带着诧异,自然吃惊的看着那个方向!

“小小的没落上清派,如何凭着一个俗家弟子,支撑这等门面?”有人带着不屑:“人本无罪,怀璧其罪!”

“你以为,是上清派在支撑听云庄?”有人带着冷笑:“不管是岭南建国,还是中天八国作乱,听云庄都屹立不倒,你以为仅仅是因为有人撑腰?”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确实有人给听云庄撑腰,但不是一门一派,而是有着许多人,,,,,,他们在等一个机会,一个鱼跃龙门的机会,,,,,,!”

“意思就是,大家合谋,想得到这种异物?”

“差不多吧!虽然不是所有人,那个有机会靠近,但是这听云庄里的东西,绝对是当年那些人,看上养着的宠物,岂容他人染指?”

人这一生,没有莫大的机缘,别说见识到这些异物,就是听也只是在别人嘴里,听到一些只言片语。如今大家却合谋,想要得到这重异物,自然令人感觉有些荒诞。

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大家都想得到它。

目前在听云庄前的这些人,显然对于庄里有着这异物,显然并不陌生。其实有人更在多年以前,便见识过它的同类。据说这种异种奇物,超过三五十年便有灵性,何况是据说已经超过百年。

据说民间自来传说,这种异物百年以上的修行,遇到机缘鱼跃龙门,甚至自可化为人形。虽然没有人亲眼见过,但是自古相传便是如此。想必真若如此,只怕这里会有一场大的纷争。

看着听云庄目前的变故,只怕许多人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因为许多人没有见过异兽,肯定也要当心它有异能!至于它有没有真正的异能,只怕还真的有人有发言权。

对这听云庄奇物,秦奘自然最有发言权,因为如今怀里便揣着白龙褪。那可是从这异物身上,真正褪下来的宝物。

换而言之这个异物,因为秦奘身上这件龙褪,明显已经再次蜕变,如今不知道它究竟达到什么境界,但是明显有着质的飞跃。

秦奘知道这条白龙褪的意义,就像人的身体表面发肤一般,自然脱落和新陈代谢,其实对于异种来说,怎么能没有感觉。

此时庄里庄外的人,听到这声巨大的龙吟,秦奘立时便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感受到怀里的白龙褪,居然如太阳普照一般,挥散着一股温热。

快速从白龙褪上传来的温度,而且立时传遍秦奘周身,舒服的让他忍不住要呻吟起来。虽然不敢肯定什么原因,但是秦奘明白这是异物要出来了。

其实虽然还离着距离,已经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这似乎是和自己紧密相连的生命,正快速靠近过来。感受到这种动静,秦奘饶是修行精深,都激动到手心冒汗。

虽然修行多年,但是遇到这种奇异的事情,又和自己如今息息相关,秦奘哪里能不激动异常。但是秦奘没有异动,因为他知道听云庄附近,不止他这一个人。

不管能不能感应到,但是靠近听云庄的人,哪个不是当今江湖上翘楚,乃至修行归隐多年的老古董。如果真的是那些人,一身修为肯定早就超出先天境界,气息韵动随时可以和天地融为一体。

此时这条异兽吟啸,虽然不算是攻击,或者说对别人示威,明显也没有能够,给他们造成多大影响和刺激。虽然也会心头微失信念,秦奘心里却更为高兴,因为这更加说明,这条异兽的能力。

倒是离得远一些的悍匪,甚至连云寨和听云庄的人,不同程度都在猝不及防下,几乎要撕裂人的耳膜,不知道那异兽身体里,哪来的这么强大的能量?

哈!哈!哈!哈!

一阵银铃般迷人的笑声传来,瞬间就传遍了听云庄附近。大家诧异的四处张望,随即只见一个宫装丽人,悄然现身在听云庄墙头。

在青山绿水间,这个历任似乎凭空盈盈而出,就好似山野间一个精灵,亦或坠入凡间的仙子一般。虽然天色已经将晚,但是她就似晚霞来临前,天地孕育的精灵一般。

一株古松树枝上,一个人负手看着这个丽人。惊硞髻满堆的头上,罩着一块淡灰的真丝纱巾,遮住了脸儿和容貌,若隐若现的眼神让人更感惊艳。

看着露出来的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就似珍珠般格外的迷人,尤其她外露的脖颈、手腕肤白如脂,纤纤玉手居然拿着一支野花,开着几朵无名的白花儿,映衬将要暗下来的天色,显得格外漂亮。

吸引了许多人看着这副景色,让她更称得花颜人娇,浑身上下性感迷人。虽然站在墙头上,远远的和诸人离着一段距离,但是迎面而来的那股清香,居然宜人养眼令人沉醉。

这般神采当真好像是画里,轻盈走出来的一般。举手抬足之间自然而随意,给人感觉似乎风情无限。既不会让人感觉妖媚,凡人不可接近;又不是那种娴静如水的淑女,却让人感觉亲近可爱。

这些人只是惊鸿一瞥,却已经令人不能自已,这是如何般的魅力和气质,举手投足都足以让人炫目。美目环顾四周,盈盈笑意间目光拂过,让人如沐春风般舒服。

“多年未见,仙子风采依旧!修为更是莫测高深!当真令人神往!”拱拱手朝这个宫装丽人开口,这边有人言语间格外尊重。

宫装丽人看了这人一眼,如少女般可爱的歪头,似乎在思索什么,忽然眼前一亮,居然笑了起来。顿时如盛开的鲜花,令人神思向往。

白嫩柔荑轻掩香唇,咯咯乐起来:“奴家记得来了,你是以前跟在刘龑身边,带点傻傻的小侍卫!”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三十八章奇物出世

曲拱心中不再计较什么,却看向一旁负手而立的贺启,越发感觉他的深不可测,不由淡淡的对贺拓资说道:“这位,是,,,,,,!”

“某敬州贺启,贺家堡人氏,此刻启程前去齐昌府,拜偈大都督!”微微含笑的想到师傅所言,贺启不卑不亢朝曲拱回礼。

当时林祈云和他说过,自己如今在江湖上辈分极高,平时要懂得自重和低调,不要折了师尊的面子。

“啊!原来贺小兄弟!”曲拱双眼发亮,表现出格外的热情,呵呵笑道:“倒是有缘呢!今日何其幸运居然遇上!既上府城拜偈王爷,如此正好一路!王爷座前校尉伍校尉、叶校尉均在此!”

丝毫不再理会伊豹,他哪里知道贺启是什么人,但是知道伍彦柔只待这边大局一定,肯定便会肃清悍匪贺连云寨,到时候只怕听云庄也会受牵连。

但是能拜偈齐王的

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 无删减全文,

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接着便向贺启说道:“感情好,如今两位校尉大人,均在听云庄办事!因有悍匪和水匪在水陆作乱,路上倒是也不太平。想不到碰到诸位,待这边事了,倒也可一同返回府城,路上安心一些!”

贺启又惊又奇,听到曲拱这么说,显然不会有假。连忙和曲拱重新见礼,再重新引见贺拓资见过,自然令贺拓资微微颔首,对贺启不由再次高看几分,心里的那丝尴尬终于消除!

一时间把听云庄的人,直接晾在江中,这边小舟上的人,有些陆续醒来。看到曲拱也不给面子,还和贺家这边的人近乎,便知道听云庄在齐昌府,往日的势头要过了。

对方是贺家堡的人,这次趁火打劫不成,只怕还会就此结下不小的梁子。如果听云庄渡过这次危难,只怕在齐昌府也不会好过!

此时牛山心里,自然带着恨恨的不满,但是也知道自己受伤更重。明显贺启身手,目前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应付的。这时说是要收手回水寨,知道自己这边暂时该收手。

尤其看曲拱没有对自己这边,有着丝毫的好颜色,想到叶梓还在庄里,他只好朝对面靠近的小舟上,不甘的伊豹使个眼色。

两个人心神领会,随即拱手撂下两句场面话,驾着轻舟带着受伤庄众,便自江边一侧进水寨去了。

曲拱也不阻拦他们,毕竟如今悍匪没有攻破听云庄,这些庄众是有很大功劳。虽然他们在附近也嚣张,但是没有造成太大百姓投诉。何况政务上的事情,有府城和县里来处理,只需保持稳定即好。

看到贺启惊退诸人,贺拓资自然高兴异常,也懒得去理听云庄诸人伎俩。想必有曲拱在这里,在这江里附近,麻烦是不会有了。客气的过来近乎,他本就四处经商,自然是八面玲珑,一时间似乎熟络起来。

一问才知道,贺启受到这么大机缘,曲拱心里更多便是羡慕。听说贺启要去府城,自然便挽留一番同回。贺启有些迫不及待,曲拱也不好过多挽留,但曲拱建议先靠边,看着两艘客船很快便安稳。

因为齐昌府军队的到来,连云寨虽然开始冲毁了,听云庄原先的水寨一部分,但是如今伍彦柔也派人,在江面水道上检查,所以暂时听云庄还是安全。不过普通人不许通过,毕竟还有悍匪在肆虐。

此时贺启站在船头,看到听云庄内的轮廓,看到四处都已经是人。看着屋舍连城的听云庄,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齐昌府的两位校尉,贺启心里不由激荡满怀。

贺拓资看到吉星等人,似乎也没有出来,虽然稍微有些奇怪,但是也不好直接催促。毕竟看到吉星等人的气度,他明白绝对不是普通人。因为听说贺橦儿就在听云庄,自然也有些期待。

其实贺启心里,也是有着几分忐忑。虽然一直作为下人,但是这两天意外的变故,使得他身份转换有些快。尤其贺胡子居然让贺樗儿和自己同行,想到如果见到贺橦儿,贺启心里便有些忐忑不安!

这边还在纠结,忽然一声状似凄厉的尖啸,自听云庄内突然传出。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裂空穿云一般突然而来,附近清晰可闻。因为有着传声和扩音,使得本来尖锐的尖啸,变得异常巨大和悠远。

不说别人,光是贺启都脸色一变,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感受到这声势,不由看向一边的贺拓资,附耳低声嘱咐他一番。贺拓资看了船舱里一眼,快速的朝里面进去。

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老公从监狱回来第一晚确实令人胸闷头胀,更是撕心裂肺一般。好像感觉到一头受困的野兽,突然看到自己,不能脱离周围的圈套,要做出最后的困兽犹斗,让人胆战心惊。

听到的这声音绵长悠远,虽然从山庄里面深处传出来,但是响亮的令人十分难受,却也没有让人感觉到怪异。更让人惊讶的便是,这声音洪亮旷达,隐隐带着龙吟一般,让人感觉处身惊涛骇浪之中。

尤其这声音一响起,在山庄里外的这些人,早有一些准备的自然无恙。而那些没有准备的人,自然是脸色有些变了。,甚至有些人脸色难看,感觉胸闷的难受。

听到山庄里面,这声尖锐的尖啸,在场距离近的几个人,却似乎没有丝毫惊讶。虽然大家都忍不住,微微侧开了半步,却也自动有内劲护体全身,稍微有些震惊之后,却都有一些不动声色。

不管他们是否掩饰的很好,哪怕是这个异物,他们格外在乎,对于这种风雨欲来的场面,他们已经经历的太多。

这一生,见识过多少奇人异事,接触过多少珍禽异兽。虽然看来没有太过惊讶,但是人人脸上都有些惊喜,这种惊喜已经是没有必要隐瞒。

修行超过百年的人,甚至是超过百年的生物和异兽,哪里可能是如此易与,更不是人人可以得见的奇物。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