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他的三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神话故事

满满的歧义!下-流的玩笑!完全不分场合的逗你玩!

但这可不就是某个恶趣的家伙最擅长的东西?

烟婾仍然愤怒,“看看,这是人话么?亏他还是妇女第一友呢!就是披着羊皮的色狼!”

三老哈哈大笑,所有半仙长出一口气,真君们开始燥动,筑基金丹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没反应过来怎么这自然洞象还会开下-流玩笑?

青玄把手一劈,“命令!各回原位!全力防御!有私离者,斩!”

人类修士群再次沸腾起来,不过这次沸腾的心情却完全不同!

因为,洞象在娄押司的控制之下!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提早动手?虽然不理解最后这短短半个时辰会改变什么?虽然有些抱怨这家伙完全不分场合,毫无责任心的装赑心态!但有一点你得承认,娄押司还活着,活得好好的,还有闲心说俏皮话!

那么,其实也就意味着,洞象并不像它看起来的那么可怕!

半仙们不用人说,即刻沉入天地宏膜,有他们这些人支撑,宏膜将发挥出远超正常的防御韧度!他们能阻挡多少辐射,将直接决定五环最终会出现多少伤亡!

真君们则潜入宏膜下,重拾他们的大阵体系!天地宏膜漏下来的,就全看他们能消迩多少了!不仅是对人类的影响,也包括对五环的生物,植物!

元婴们

渔夫和他的三 完整版阅读

最累!因为他们还要手忙脚乱的往界域下扎,各回各自驻守的城市,还要重整区域阵型,还要放出那些让人不省心的筑基金丹!

虽然骂骂咧咧的抱怨,吐槽上面瞎指挥,脱-裤子-放气的折腾,但这是幸福的抱怨!

筑基金丹们最快乐,因为他们又回来了!对他们来说,才是那个对放弃凡人最不认同的群体,因为他们还没有真正接触修真的核心!

对凡人来说,其实是一直懵懂无知的,感觉就是修士们上去开了个会,然后又毛手毛脚的跑了回来,手忙脚乱的在城市上空瞎摆弄!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回来了,就是所有凡人最坚实的依靠!

士气就是这么的古怪,长达近月的准备已经把士气消磨的七七八八,然后空外集合就几乎士气全无,到了现在就是最后的回光返照!

骤然重振的心气,重新燃起的希望,支撑着每个人都发挥出了他们最大的潜力!空外一睹,让这些中低层修士彻底明白了他们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真正是每个人都必须参与其中,每个人都有存在的价值,哪怕是他们这些底层!

五环,瞬间又回到了那个浑身带刺,就是硬刚的状态!

老家伙们在五环前进方向上建立起了一个巨大的尖锥,就像是巨舰的撞角!无数的宝贝充盈其中,根本不考虑损毁的问题,个个毫光四射!

曾经显得阴森恐怖的黑白洞象,在现在的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大斑点狗而已!

这样的态势下,两个庞然巨物在多日的接近后,终于撞在了一起!

不是实体碰撞,所以没有冲击感,洞象的危险在于它无处不在,无所不钻的辐射!

如果没有防护,五环上的人类会在一天内死掉一半,剩下的一半也会在后续的时间中断断续续的死去,没人能逃过,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核电站发生泄漏,就像切尔诺贝利周边居民的悲剧。

标签]这样的辐射,会随着五环在洞象中的前进越来越强烈!直到达到防护的极限!如果白洞没有变成黑洞,五环会在达到辐射的顶点后再开始慢慢脱离,最终和洞像互穿而过。

如果洞象变成了黑洞,他们在扎入后就再也出不来,那就已经不是辐射的问题,也是大气层被剥离的问题,也是界域四分五裂的问题,真到了那个地步,所有的防护也就没有了意义!这就是青玄在没看到洞象可控的希望时,断然要求五环修真界撤离的原因。

当然,他其实现在也没看到洞象有任何向好的方向变化的趋势,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的责任是保护好界域,洞象的问题属于娄小乙。

分工明确。越来越强烈的辐射照射在天地宏膜上,半仙们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完全阻断,这会給他们,給天地宏膜造成巨大的压力,随着界域越来越深入,就很难说会不会达到某个临界,然后宏膜崩溃!

他们采取的是第二种方法,不追求完全阻断,而是拦截大部分辐射,而把剩下那小部分交給下面的第二层,第三层!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能让天地宏膜始终具备一定的弹性空间,也就不会发生宏膜崩溃的危险、

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在防御操作上,道家修士的经验十分丰富,他们总能找到最合适的方法,并能一直坚持下去,充满了韧性。

真君们在宏膜内测开始建立的天地大阵开始发挥作用!幸运的是,在阵型选择上他们不需要防备直接的碰撞,如果危险只是来自辐射的话,就可以选择相对针对的阵型,在这方面,道家所学中也有无数类似的大阵。

这一撞,就撞出了一个界域的修真底蕴,五环在这个方面不逊色任何宇宙道家道统。

现在还只是刚刚进入洞象,压力还在可控中,下面的第三层防御,元婴们的城市防御还没感觉到压力,就更别提第四层的金丹和第五层的筑基;但没人会掉以轻心,在亲眼见到那个恐怖的洞象后,哪怕是筑基都明白,迟早会轮到他们!

在凡人们的眼中,现在虽然是黑夜,但天光却异常的明亮,仿佛一直有极光在天外闪现!那是天地宏膜在强烈的辐射下的蒸腾挥发,被消去多少,四十名半仙就补上多少,直到他们补充的速度跟不上辐射蒸发的速度!

还有真君们的天地大阵,这是大气层内最明显的光源,仿佛一片闪着亮光的水罩,牢牢罩定,不让一丝辐射能够穿透下来!

碰撞一开始,就展现出了让人惊讶的天地奇观,让所有凡人都意识到了在天外的激烈,除了祈祷,他们无能为力。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最后一个时辰,距离决断时间就只剩半个时辰!

到了这时,所有的准备已经就绪,不管是离开,还是留下,大局已定!

反而在这种时候,气氛倒变的轻松起来。知交朋友,师门兄弟长辈,大家开个玩笑,唠几句家常,喝几杯美酒……致那些置生死于度外的,也致那些将负重前行的!

终于不用犹豫不决了,终于可以敞开心扉了。

清扬子就很认真的看着青玄,“我们这些老家伙将站好最后一班岗,但你却未必!

你今天的表现,对得起三清三个字!足够了!再坚持下去就是多余!这应该是我们这些人的事!

你和小乙相交几千年,怎么就学不会他的洒脱?你认为他如果处在现在这样的境况,会一条路走到黑么?”

青玄笑道:“不会!他会说,老头子们走好,恕不远送,家里的老婆女儿有需要照顾的么?弟子愿意服其劳!

但我不是他!我就是我!”

关渡就很遗憾,“你的性格,应该来剑脉的!小乙就应该去道家,他不是一直自诩自己术法天赋了得么?都修到了半仙,终于能放火了!”

长津看向自己的弟子,“你很好!有自己的主见!关键是要坚持下去,不要管别人的看法,哪怕是我们的看法。

不管你这次是走是留,我都很欣慰!

五环,还从未在一个时代出现这么多杰出之辈,这就是新纪元对宇宙修真界的礼物么?

可惜,我们却可能看不到你们的辉煌!”

佘舍眼神复杂,这是他的恩师,而他最后却不得不和恩师分道扬镳!这就是修真吧?如果你不能把前面的人踩在脚下,你就永远冒不了头。

舟筏,一条条的出现在了天地宏膜之外,足足数万条之多,庞大的舰队让人望而生畏,却谁又能想到这却是一支要逃难的队伍!

舟筏中的筑基金丹们大都是头一次出来大气层,他们还没机会领略宇宙的奇瑰,第一眼第一课却是巨大无比,狰狞恐怖的黑白洞像,在这个距离上,完全遮蔽了他们的视线,除了这份恐怖的压力,再也看不到其它!

饶是他们在界内充满了拼死抗争的决心,当真正看到五环将要面对的对手时,也在心中升起浓浓的无力感,这样的怪洞,光线都在其中出现明显的扭曲,他们终于明白了长辈们为什么要求他们撤离的原因!

人类的修真历史,就是一部与天斗的历史,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斗得过?

在宇宙大自然的宏大下,人类的数量再是众多,也显得渔夫和他的三是那么的渺小,渺小到他们除了看到这个黑白怪洞,就连一颗星辰都看不到!

所有的舟筏,都在加大动力,因为如果不这样,不用他们操纵,舟筏都会被黑白洞象吸过去,等到达某个临界前,就是他们离开的时候。

背后的五环,还是那么的美丽,但在天地宏膜上,却开始出现越来越密集的涟漪,那是洞象辐射造成的影响,现在都是这样剧烈,真不知道撞进洞象后会是个什么情况?

时间过得很快,又过得很慢!

快的是心情!慢的还是心情!

佘舍就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师兄,我听说你在五环盘桓了数十年,还有所斩获?怎么就没听你说过?嗯,留下的是公崽还是母崽?”

青玄狠狠的盯了他一眼,“我原以为那个家伙不在,就没人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了,没想到……”

佘舍耸耸肩,“其实,我也很无聊啊……”

有大批真君在汇聚,那都是些年纪偏大的,不愿意再去宇宙虚空飘泊的老修,他们自动聚集在长津三人之后,等其他人走后,就将由他们独自担当起五环的防御!

也没有什么悲情,每一次宇宙大战,他们都是这么集合的,然后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老朋友,现在则是轮到了他们,就是五环人的归宿!

互相告别已经结束,半个时辰已经过去大半,马上就要到了决断时间,但洞象中的黑色斑点却越来越多,丝毫没有停下的痕迹。

这不是修士间的战斗,这是人和大自然的争锋,哪有把逆转底牌放到最后的可能?

大自然有天机,却没有心机!它遵循自然规律,却不会故意为恶,所以,对付它你不用考虑自己的方法被自然所识破的问题,你只需要考虑方法对不对的问题。

起码到现在,娄小乙还没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或者,已经在洞象中身死道消?

长津等一群老修还在兴致勃勃的讨论如果撞上去,是不是需要在天地宏膜前加一个尖锥的问题?就能有效劈开不少的能量的辐射,虽然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但仍然要做到自身的完美,这是他们此生最后的一撞,怎么也要撞得气势恢宏吧?

要离开的真君们开始慢慢后退,不是他们急于要走,而是一些能力偏弱的元婴们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舟筏,身不由己的被洞象吸引,有点控制不住了,他们需要帮助。

筑基金丹们的承受力最弱,这样的离别就是永远!而且对于他们的年纪来说,大部分在凡间还有亲人朋友家族,这样一走就是永别。

在大自然的惩罚面前,人类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坚强。

青玄

渔夫和他的三 完整版阅读

不再去征求别人的意见,越是最后越需要个人的独断,你这一问,又是无数的左右为难!

“我命令!五环舰队暂时向左周……”

“等等!”

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是烟婾!

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也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对于他们这样的领导层来说,这就是把矛盾放大到所有下面的修士面前,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恶果,从此,这一次的撤离就将成为五环分裂的导火索!

青玄强压不满,他真的不想发脾气,但此时此刻,他不能容忍这样的行为,也包括佘舍,甚至也包括其他的半仙真君们!早不说话,现在说不是捣乱么?

烟婾却是无所谓,指着洞象,一脸的愤怒,

“你们看看,如果把洞象白色为底,黑色为字,能看出什么来?”

众人惊异的看过去,在这个黑白混淆的图案中,就仿佛一张白纸上有人在涂鸦,虽然潦草,但却清晰可见:

白洞变黑洞,关键得勤用!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