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点滴生活

没有当场宣判,择期。

媒体也比较关注。

第二次辩论,刘忠全一方依然占有优势,并且还很明显。

错,刘牧樵错在明知刘忠全会丢失体温,诱发疾病,而刘牧樵竟然把他泡了3个小时。

这是显而易见的错误。

刘牧樵的律师做了辩解,但是并不激烈,他每一次的辩解都是寥寥数语,给人理亏,或者无言以对的感觉。

这不得不给人一种忧虑,刘牧樵输了怎么办?

赵一霖在组织声援队,还组织了水军,在网络上对骂。

刘牧樵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他依然是精神饱满,每天会诊做手术,有时候手术一做就是一整天。

苏雅娟和夕羽很乖巧,也不在刘牧樵面前多说打官司的事,她们也并没有感觉末日来临,不是还有二审吗?

换律师。

要是打到中院,就一定要换一个律师,这个律师太没水准了,笨嘴笨舌的,人家说十句,他才说半句,这种官司打得赢就来鬼了。

倒是姜薇问起了这件事。

“要输了?”

“可能吧。”

“等二审翻盘?”

“也许翻不了盘。”

“那你怎么想的?”

“没事。”

“嗯,问题是声誉啊。”

刘牧樵微微笑了。

姜薇也笑了。

“他的医药费,你准备给他减免吗?”

“不。这人,同情心我宁愿给任何人也不给他。”

“嗯,我也赞成。你最近又开到了新技能?”

“是的,重症医学。”

“今后,你再也不需要李六一了,对吧?”

“按理是的,不过,又有点舍不得他了。他也许把我当成高纬度的人了,不想见到我,怕我。”

“是的,他这人的智商太高了,他可能发现了你不正常的地方。”

“嗯,不和他接触多了是最好,免得他胡思乱想。”

聊了一会,姜薇还是回到官司上。

“你真的不担心?”

刘牧樵微微笑了笑,“担心不担心结果都一样,懒得担心

姜薇皱了皱眉头,“你这话令人糊涂了。”

刘牧樵笑了笑,说:“你放心,天塌不下来的,刘忠全又没有死!”

姜薇也笑了,说:“也是啊,他又没有死!”

择期宣判时间很快就来了。

高考陪孩子住旅馆刘忠全他们准备了庆祝仪式,余光明还请了媒体,他准备接受某个媒体的专访,他给了人家17万的宣传费,打造一个明星律师来。

这17万正是代理刘忠全官司的律师费,他全部砸下去,成就一代名律师没点投入怎么行?

余光明现在不差钱,他差的是名气还不够,前几年连输了几个重要官司,对他的声誉是有严重影响的。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运程”不好,专门找了算命先生算了一下,算命先生说今年会有好运。

看来,算命先生还真的算得准。

开庭了。

夕羽和苏雅娟紧张的身上都出汗了。赵一霖,邹庆祥准备抗议。陈太忠他们则陪着刘牧樵。

刘牧樵把陈太忠他们赶走了,“没必要大惊小怪,不是还有中院吗?反正是要到中院,我们输了要继续打,赢了,刘忠全他们也会要打,所以,现在不是看结果的时候。你们走,我上手术台去了,有个外国友人,点名要我主刀。”

刘牧樵上了手术台。

一台肝癌手术,晚期了,刘牧樵还是给他做根治术。

……

法庭开始宣判。

刘牧樵胜。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谁赢了?”

“刘牧樵赢了?”

“怎么可能是刘牧樵赢了?”

“不服,我们要上诉。”

“什么理由?刘牧樵胜诉的理由是什么?”

“很简单啊,谁说刘牧樵一定要救刘忠全?当时在高冲水库,又不止刘牧樵一个人,为什么一定要刘牧樵救?”

嚯,这逻辑!

有道理,法官的判词很清晰,凭什么要刘牧樵救?这么多人,据悉有六个人,为什么一定是刘牧樵有罪?

余光明哑了。

他半天没回过神。

刘忠全也哑了,为什么只咬死刘牧樵一个呢?

但是,不咬死他咬谁?

柳絮?

不行,恰恰不能咬她,因为当时他拿刀子要抢柳絮的录音设备,她没有义务救他。

夕羽呢?

也不行,理由是一样的,她是救柳絮。

至于叶林他们,更不行,理由都懂。

再说,叶林他们早就声明了,那天,他们并没有发现刘忠全落水,是后来刘牧樵要他们拉他上来时,他们才知道刘忠全在水里面。

叶林他们有功无过,事实上,刘忠全也确实是他们救上来的。

证人也有,他们三个互相可以作证。

他们离刘忠全落水至少有100米,还拐了一个弯,看不见。

刘忠全是不可能告叶林他们的,他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们看见刘忠全掉水库里了。

心里大家都明白,他们是一伙的,但是证据呢?

所以,想来想去,刘忠全能告的人只有刘牧樵一个。

现在的法官判词说,现场六个人,为什么偏偏要刘牧樵救你,没道理呀。

刘牧樵胜诉了。

陪审团一致的意见,全票通过刘牧樵获胜。

刘忠全愣在那里,法官说他有上诉的权力,他竟然没有反应。

余光明回到律师事务所还是梦游一样,这样的官司竟然都输了,真的想不通啊!

刘牧樵正在做手术,王艺

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完整版,

进来了,轻声对刘牧樵说,“官司,我们赢了。”

刘牧樵过了十几秒,把一根血管结扎了,才回过神,对王艺说:“好的,这样是最好。”

然后就没有说什么了。

他认真做手术。

今天这台手术难度不小,上次做过一台这样的手术,那个球星的母亲,恢复得不错,今天这台手术也差不多。

胡一刀是一助。

范建强有幸第二次跟刘牧樵上台,他又是被刘牧樵点名的,激动得一宿没睡。

这次,范建强依然是做4助,最后一名,但是他捞到了两个机会,开腹和关腹。

刘牧樵又留下来看范建强关腹,帮他纠正了几个缺点。

“今后,要多跟胡一刀上台,哪怕是做4助,看得多也是经验。”刘牧樵鼓励他。

“谢谢刘大大。”范建强激动得很。

“要多练习基本功,缝香蕉皮了吗?”刘牧樵问。

“我在练习缝葡萄皮。”范建强兴奋地报告。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刘牧樵又参加了两次重症

高考陪孩子住旅馆 完整版,

医学的抢救,一个是肺大面积实变,经过几次抢救,病人救活了。

另一个是全身衰竭,刘牧樵又一次超常规使用现有的急救药,也成功了。

不过,他有一个疑虑,以现在的药物,把聂伟培养成重症医学高手会有困难,因为,现有的药物,肾上腺素、糖皮质激素、呼吸兴奋剂、多巴胺、西地兰等,玩转它们,真的不是随随便便的事,即使刘牧樵,也只是会,但也说不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也就是说,刘牧樵用这些药,也完全是凭经验,经验的东西与教条往往是冲突的。

教条可以教,经验没法教。

刘牧樵思考了几天,最后还是想出了一个办法,培养第二个李六一,给聂伟几个处方,研究一种中药制剂,或者干脆照李六一那方子,也搞一个急救制剂出来。

然后两条腿走路,一边用西药,一边用中药提取物,摸索出一条实用的临床路径。

至于苏雅娟的特效方,还继续保留,只是,苏雅娟的方剂代价比较高,一般的病人用不起。

其实,李六一的那个方法也很昂贵,譬如刘忠全就用了36万,总费用达到了100多万。

刘牧樵准备提炼一个既便宜又有效的方子给聂伟,争取单剂费用在1万以下。

李六一单剂费用是18万,即使今后大规模生产,也不会少于5万一剂。

他拟好了方子,准备给苏雅娟看一下,她在中医方面比刘牧樵更内行。

今天门诊关门。

出了通告,今天停诊一天。

其实她早两天就已经做了准备,今天停诊。病人在前两天已经消化了,剩下的明后天继续消化。

她门口静悄悄的。

夕羽诊室门口也是静悄悄的。

这时候他才想起,苏雅娟和夕羽去法院参加旁听了。

上次,自己这边的律师处在被动地位的事实,悄悄在关心的人中传开,担心啊!

刘牧樵苦笑着摇摇头。

没想到自己成了被告,还处在不利的地位。

[标签:p标高考陪孩子住旅馆签]哎,夕羽不应该去。

夕羽的性格外向,在法庭这样严肃的环境下,要是她一冲动,很可能会犯规。

苏雅娟性格好些,她能够容忍,性格稳重很多,也许,她会阻止夕羽的。

就在刘牧樵担心的时候,法庭里果然发生了严重的冲突。

刘牧樵的担心没错,夕羽爆发了。

她作为证人——她临时要做证人的,“刘忠全,你自己说说,你是怎么掉进水库的!”

“刘牧樵推我下去的。”

刘忠全一直没有把自己要杀——其实也不是杀柳絮的经过陈述,他只是要销毁柳絮的录音设备。

“胡说,是我,我踢你下去的,你说说,我为什么要踢你下去。”夕羽大声质问。

刘牧樵的律师苦笑摇头。

他真的不希望这一节被扯出来。这一节扯出来并不能帮己方的忙,一点忙也帮不上,并且还有坏处。

特别是扯上外人,这个外人很可能就成为办案的焦点,你夕羽成了杀人犯。

律师声明,夕羽并不是本案的合法证人。

证人是要被认定的,夕羽是自己要求做证人的,并没有得到审判官的认可。

“请夕羽女士安静!”

“我要说,原告是在这里胡说八道!如果你们判刘牧樵有罪,那么,我才是应该判有罪的那个人,刘忠全是我踢下水的,这是最基本的事实。他要杀柳絮,我在朋友受到生命安全被威胁时,出手保护,我认为这是见义勇为,也是一种自卫。我也应该是无罪的。”

夕羽大声说。

但她并没有考虑现在的焦点并不在这里,而是刘牧樵三个小时不救刘忠全。

见死不救也是过失杀人——能够救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不管什么情况,刘忠全掉进水里,他不会游泳,刘牧樵也应该把他救上来,他用钓鱼竿钓着刘忠全,他就应该把刘忠全拉上来。

关键是刘牧樵是医生,明知泡久了体温会丢失。

这才是本案的关键。

你夕羽把他踢进水里,你又没准备淹死他,你就有责任把他救上来,这就是本案的逻辑关系。

夕羽不是学法律的,她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

她被法官制止。她并没有立即停止,一再质问刘忠全。

刘忠全老狐狸,他一个字也不回答。

本场辩论,他们是占有优势的,他们不告夕羽,他首先有错,也认,但是,他们揪住刘牧樵让他在水里泡3个小时,是有意的,有预谋的,是想让他得病。

逻辑上没问题,他们有申诉的希望。

并且,他们根据法庭的辩论,可以肯定自己会赢得这场官司。

他在夕羽发言时,一句话也不反驳。

夕羽的发言对本案判决没有任何帮助。

苏雅娟果然开始劝夕羽,“你休息一下,我来!”

苏雅娟申请发言。

不符合程序。

没有同意。

苏雅娟可不管,你不同意我也要发言。

她大声说:“刘忠全,你能坐在这里,你知道是谁的功劳吗?你得病,很难说是哪一个因素造成的,我也不跟你辩论,但是,有一点,你这条命能够捡回来,是刘牧樵的功劳。”

她顿了3秒,接着说:“我们请了全国最优秀的重症医学专家,用了最新的医学成果,但你的病情并没有好转,也就是说,你本该去了火葬场,但有个人,刘牧樵,他出手了。他用我们普通医学知识无法理解的手段把你救活了,你应该感谢他。”

她又停了3秒,接着说:“可是,你却坐在这里告一个对你有恩的人。你这人的良心哪去了?”

“是他害成我这个样子,我还要感谢他吗?”刘忠全大声说。

“是不是他害你,我不做结论,这个由法官认定,刘牧樵没有在你身上动一个手指头,只是,他没有及时拉你上来。我说,他完全可以装作没有看见你,离开高冲水库,你淹死了,能怪他吗?再说,你后来的遭遇,你能说对你的身体没有影响吗?法官大人,我发言完了。”

苏雅娟不说了,她坐下。

法庭安静了片刻。

余光明嘿嘿冷笑,“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基本职责,刘牧樵即便是救了刘忠全的命,难道就可以不追究他故意杀人罪吗?”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