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第八世界的能量主要来自于大地,无论是潮汐、气候甚至于四季的切换都与此有关,魔网的流动自然也不例外。

总体来说,大地能量是从西到东流动的,但就像河流在遇到狭窄之处便会变得湍急一样,由于能量脉络的分布不均,再加上混乱魔力(生物使用魔法时释放或利用过的魔力)与纯净魔力(不具备魔力特征的自然游离魔力)的互斥性,就会产生一些魔力大量聚集的节点。

在这其中,作为魔网“心脏”的魔枢,便聚集了高浓度的混乱魔力,以至于其他生物无法在此处利用魔力。而这里诞生出来的元素生命,也比外界其他地方的元素生命更为强大,性情也更狂躁一些。

不过,魔力毕竟只是能量的一种,和魔网不同,地底脉络的能量并不汇聚在魔枢,而是很正常地一路向东,最终汇聚在大陆最东接近界壁的地方。这里的地脉能量非常充裕,甚至凝聚出了实质,而且会随着能量潮汐而产生波动。

地脉能量是第八世界所有能量的汇总体,由七大世界在创世之初亲自设计,也是第八世界能够抵抗魔界吞噬的主要原因。因此,这种能量自然是对抗暗月的主力军,基于这种特性,七大世界便制造出了太阳井与其中被称之为“燚”的炮台,将这种能量聚集起来发射出去。

为了确保太阳能量能够始终压制暗月之力,第八世界最早的时候是纯粹的极昼,一颗一颗的太阳从太阳井发射,然后落入能量最为稀薄的天涯海角熄灭,最终回归大地。如果按照现在的一天时间来换算,基本上太阳炮每天会射出九颗太阳,因此第八世界有一个成语燚射九日来形容过度工作,类似于996的意思。

然而,这样做虽然能够防止暗月增强魔族,但地脉能量的流动速度并不足以支撑接连不断的发射,于是太阳的制造就从地脉能量自然汇聚变成了由太阳井抽取。若将地底脉络当做管道来看,由于一端的不断汲取,地脉能量的循环被提速,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第八世界的环境变得非常恶劣。

地面气候的恶劣,加上天空中又是连绵不绝的日光,可以想见,第八世界将会逐渐转变成一个根本不适宜任何生物生存的荒凉之地。

这种情况虽然不是七大世界的世界意志所乐于看到的,但一来第八世界已经成型,作为专门设计出来对抗魔界的“盾牌”,即使是身为创造者的七大世界也无法继续插手。二来,世界意志其实也不会太过于关注世界内普通生物的福祉。

最终,出手改变这一切的便是人族最初的五位头领。根据记载,索迦发现地脉能量在自然情况下会有周期性的速率变化,称之为大周期。而大周期中又有很短暂的小周期,地脉能量自身会有变强变弱的现象,便以一个小周期作为一天,强的一半划分为白日,弱的一半划分为夜晚。

之后,索迦更改了太阳炮的发射周期,每日只发射一枚由地脉能量自然汇聚的太阳,并且将其轨道调整到了界壁间隙,这样一来就能最大限度减少对地面生物的直接辐射。由于太阳的移动通常在白日,也反过来使得地脉能量能够在自己最强盛的时期对抗暗月,大大提升了能量利用效率。

再之后,便是白月与血兔先后化为月亮,将夜晚的问题也解决了。而且,据说这两轮月亮之所以能一直坚持,除了因为其主人本身的强大之外,白日太阳从上空掠过时为其补充的能量也功不可没。

可以说,如果没有五大头领的牺牲,第八世界不可能发展到如今这个繁华的样子。

而这件事情,也是大家认为那位身份神秘的初代校长便是索迦本人的主要原因,毕竟如果没有极其恐怖的空间魔法造诣,根本无法做到将太阳轨道嵌入界壁间隙这种事情。不过这也是能够考据身份的唯一一位校长了,之后的二三代乃至于如今的四代校长的身份依然成谜。

“如果是这样,那我有一事不解。”伊流翎问,“既然太阳被隔离到空间之外,与地面上的变化没有什么关系,那么为什么一年四季的时候还是会出现昼夜长短的变化呢?”

“那就是刚刚说到的大周期了,”安娜贝尔解释道,“太阳飞行的轨道是固定的,但速度却会随着地脉速度变化,越是飞得快自然白天也就越短。并且能量流动越快,它的虚弱期其实就越长,也更适合长的黑夜,这一点估计当初索迦头领也是考虑过的。”

“原来如此,”伊流翎明白了,“所以在这边等于是因果倒置,是因为先有了四季划分,然后才产生了对应的日夜长短。”

“是咯,”安娜贝尔点点头,“不过因为太阳的这个特性,其实白天内分布的时间反而不均匀,我们第八郡在接近大陆中部的地方,我们的上下午是差不多的。但是在靠近东西部的地区就不是这样了,比如最东边的城镇是没有上午的,太阳几乎一出来就在头顶了。”

“哦,难怪。”伊流翎想起来自己之前看电视的时候有个主持人就调侃过东西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差异,“东边的人爱吃下午茶,西边的人爱吃早茶,也是因为对应的时间比较充裕吧?”

“怎么可能?”安娜贝尔说。

“啊?”伊流翎愣了一下,难道他猜错了,这并不是什么地理差异,而是文化差异吗?

“哦,我不是说你那个。”安娜贝尔在一旁的炼金屏幕上点了几下,拿着打印出来的结果指给伊流翎看,“我是说你的检查结果,检查出了两个高能灵魂能源核心。”

[

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标签:p标签]“哦,两个不是很正常吗?”伊流翎记得柚笙也没少在紫塔中吸收能量,“我是召唤师嘛。”

“我说的是灵魂能源,不是意识啊。”安娜贝尔摇摇头,“柚笙是你的契约物,是依附在你的灵魂中的,不可能单独形成一个核心,所以这个能量只能是来自于另一个人族。”

她把人族两个字咬得很重。

“你的意思是不会是……”伊流翎一听顿时毛骨悚然,也没心情闲聊了,“那个齐千要夺舍我吧?”

喜欢植物与史莱姆与160请大家收藏:

三周后。

伊流翎抱着柚笙从紫塔中走出。

“可算是出来了,我都快憋死了。”柚笙在脑海中舒了一口气,不过那句话说得是对的。”

“什么话?”伊流翎问。

“人都是逼出来的,”柚笙笃定地说,“你看,夜壶之前说自己什么不行不行,但但是临到头了这不是马上就把小黑屋给整出来了?”

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那天夜壶去人事部的后续事情伊流翎并未见到,但隔天他便听说了精神系把夜壶的发明给包下来的事情。

精神系其实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系别,而是类似于幻术系、咒术系或者变身系等法师职业学科中所有纯粹使用精神力的一些通用课程的集合称呼,比如之前斐辉画哄骗血目蛛魔塔塔尼说自己要使用的精神力超频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课程并不是每个学生都会去学,所以本就不多的学生会进一步减少,为了节省人力资源,这些课程会让多个系的学生在一起上课。为了方便排课表,就把它们统称为精神系了,而对应的讲师自然也是其他系的老师轮流来上。

夜壶的小黑屋是根据当初齐千用来困住他的那个幻境改良的,主打一个针对心灵漏洞和锤炼精神力——这一招还是从伊流翎在出版社锤炼文字的行为得到的灵感。因此,使用小黑屋不仅可以锻炼灵魂耐受度,还能够提升精神力的质量,使得修炼者在同级对战的时候能占一些便宜。

伊流翎和柚笙便是刚刚从这个小黑屋中出来,这三个礼拜他一直在里面“挨打”,虽然很痛苦,但收获还是有的。

“连智慧果都成长了不少,”柚笙感慨,“我们这下可算是把那些能量都吸收了,就算那个白玛丽真的找上门,我们也吐不出来了。”

“其实我觉得,如果她真的找上门,估计也不会让我们吐。”伊流翎吐槽一句,“你看看齐千是怎么没的。”

“也,也是,”想到渣都不剩的齐千,柚笙有些心虚,“但你不是跟那个命运先生有什么协定吗?那铃铛应该不会把我们吞了吧?”

“谁知道呢?不用想那么远的事情,总归实力提升了就是好事,”伊流翎笑呵呵地回道,仿佛刚才吓唬柚笙的不是他一样,“不过真没想到,灵魂力量的提升竟然可以反映在身体上。”

“主要还是因为你是半灵体,所以才有这种特性,换个人就不一样了。”柚笙点评,“但话又说回来,幸好这次安娜贝尔给你做了全面的检查,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用传统的方式修炼事倍功半。”

遇上安娜贝尔其实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因为伊流翎一开始是打算去精神系找个老师帮自己看一看吸收异种灵魂能量是否会留下隐患,然后迎面撞上了假面女王。

假面女王不愧是幻术系的教授,一眼就看出了伊流翎情况不对,但她跟佛缇娅等人约好了打牌,所以就随手将伊流翎塞给了刚回学校的安娜贝尔。

也是这个时候,伊流翎才想起来,虽然安娜贝尔是医疗组和研究组的成员,但她的本职工作其实是法师系操作科,同样对精神系很有研究。

而安娜贝尔之前就与伊流翎通过信,知道格鲁郡有人不确定论配方的事,不过当时聊到一半她被阿蕾莎发现用她账户乱氪金,所以被传送走了。因此,她跟伊流翎差不多是前后脚回来的,这次才会正好撞上。

在被安娜贝尔带去实验室的路上,两人大概交谈了一下最近的经历,伊流翎这才得知安娜贝尔还真的碰上了兰迪。

“惨得不行哦,”安娜贝尔吐槽,“他这次都没带上自己的狗,要不是我心善拉了一把,他估计得飞到天涯海角去。”

“天涯海角到底是什么地方?”伊流翎听过好几次这个地名了,他其实可以理解,毕竟第八世界不是一个星球而是一片大陆,所以有边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样一来,天涯海角就应该不止一个才对。

“是太阳落下的地方,”安娜贝尔答道,“而升起的地方则叫做太阳井,里面有太阳炮。”

“等一下,这名字有点奇怪。”伊流翎有点困惑了,“为什么是炮?”

“哦,你认为太阳是什么呢?”安娜贝尔问。

“是恒星啊,蓝星绕着……哦草,”伊流翎先是下意识把自己初中学过的自然知识背出来,然后悚然一惊,“对哦,太阳是什么啊?”

他所学的知识是建立在他原本的世界里,蓝星是一颗星球的基础上,但是第八世界是一个人造世界,所以理论上很多他知道的物理规则都不能应用在这里。

比如说,第八世界是一个平的大陆,而且没有背面,往下挖的话好像可以一直

怎么看八字有没有食伤,

挖,反正目前还没有挖到类似MC里面的基岩一样的结构。而作为平面,第八世界没有时区划分,但是却有昼长夜短或者昼短夜长的四季变化,而且也有各种不同的气候地区。

后者的原因伊流翎在常识课上学过,乃是因为上方的星空并不是真正的宇宙,所以第八世界的一切动力都来自于大陆深处。无处不在的魔网控制着元素的流动,加上来自地底的能量分布不均,所以会出现类似伊流翎记忆中的那种地理特征。

这样看来,既然这里的能量并不来自于太阳,甚至月亮都不是靠太阳发光的。那么,月亮的来历大家都清楚了,太阳是什么?

“太阳是一个火球啊。”安娜贝尔说,“太阳井就在大陆的最东边,和天涯海角一样是在第八世界建立之初就存在的。太阳炮每天发射一枚太阳,沿着界壁绕大陆一圈,然后在最西边落下,被天涯海角熄灭。”

“你是说,太阳是一次性的?”伊流翎震惊了,“所以太阳井指的是发射井?那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你不是知道月亮的来历吗?”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实验室,安娜贝尔一边把伊流翎按在了一个看上去有点像是刑具的椅子上,一边说,“既然月亮一直都在那里,而明月在夜晚对抗暗月。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白天不需要这么做呢?”

喜欢植物与史莱姆与160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