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造句 >

经义造句

日期:2021-10-09 来源:3Q客中文网

沿波讨源,中国历史上儒家思想法典化的倾向彰彰甚明,所谓“经义折狱”的法律实践亦司空见惯。

诏诸有疑狱皆付中书,以经义量决。

学者识得仁体,实有诸己,只要义理栽培。如求经义,皆栽培之意。

痛恨宋儒疑经改经之悖谬,毛奇龄强调诠解经义必以实据为凭他严格地遵循以经证经的论学之方,而且还兼采诸子百家以及后儒之说以为旁证。

而DHL的波音七五七型货机则是由巴林经义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前往布鲁塞尔,机上除了两名机员外只有货物。

当时间过去,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一个人,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我做的一切。我们忘不了的是什么?仅仅是他笑起来的样子。人生就是这么残忍,也是这么简单。连城雪

收起滑翔的翅膀,我记得我曾经义务反顾。

(谭嗣同《南学会答问》)“王船山氏平生所著书,自经义、史论以至稗官小说,于种族之戚、家国之痛,呻吟呜咽,举笔不忘……”(杨毓麟《新湖南》)。

又著有《观音义疏》、《观音玄义》、《观经疏》、《金光明经义疏》、《金光明经文句》等,称为天台五小部。

经义造句

透过半开的窗户,一道略微有些单薄的身影正襟坐与木桌之前,神色郑重,手不释卷,一副钻研经义的摸样。

经义先教《论语》、《孝经》,后教《尚书》、《左传》、《公羊》等课目。

熙宁四年二月,王安石罢诗赋及明经诸科,以经义论策试士。

心存邪念的人,遵从隐微的节文,企图淆惑人心,探求经义的究竟。

下面再来看君主援经义附会缘饰政事的行为模式。

当时间过去,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一个人,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我做的一切。我对他再没有感觉,我不再爱他了。为甚么会这样?原来我们的爱情败给了岁月。

当时间过去了,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一个人,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我做的一切。

所贵乎经义者,显其所藏,达其所推,辨其所异于异端,会其所同于百王,证其所得于常人之心,而验其所能于可为之事,斯焉尚矣。

经义就是取五经中的一句话为题作经义文章,结构为破题,承题,小讲,收尾四大部分。

四年初,开五馆,以瑒兼《五经》博士,别诏为皇太子定礼,撰《五经义》。

甚至是波斯袄教(拜火教,即波斯明教)的《阿维斯托经》也从其中剽窃了大量的经义和故事。

难道就这样毫不经意的,兰姐儿便能把经义整本整本的背下来?如果真是如此,那天下九成九的学生都要羞愧的一头撞死。

至于能完整记诵经义的女子,绝对是万中无一。

我愿效善男信女每天把金刚经念几遍,不必知道经义,只是念在铿锵,绵密的声腔音节中,念到死,像血液打著拍子流过人的身体而舞者逐之浮沈一生,炼渡彼岸。朱天文

其诠释经义,以示进退得失之机,故简切详明,与他家迥异。

经义造句

古时学者多念念有词,常说这个经义,那个礼法,而往往缺乏一个客观的尺度和准确的分寸,如果学学钱氏知人论世的态度和办法,必有所收益。

“汉家地广二帝三王,凡十三州,州名及界多不应经,……谨以经义正十二州名分界。

此外,孔颖达主张教与学都要在钻研和精通“经义”上下功夫,反对死记硬背的教学。

现如今道教是国教,佛教也是大兴,这些也是必考科目,想考中必须放下成见,熟读经义,好在县试并不会考太偏太难的,博闻强记足以。

“俗儒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实际,而一味地是古非今,满口经义,不懂得什么才是必须遵循的根本,哪里能派得上用场。

且不说软禁期内不得出门之事,这小子我看天资聪颖,若是还是通读诗书经义,学得满腹文章,日后若有二心,危害自然更大。

上一篇:眷念造句
下一篇:惊惶造句

经义造句造句推荐

与经义造句常用推荐